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军荼明妃】(38)【作者:asule_wang】
【军荼明妃】(38)【作者:asule_wang】
字数:109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8章、心魔作祟的老人

  「无遮大会」之后,我被梁总带到了一个幽静的别墅,我原以为别墅里面就住着他们说的那位「梁老」,如果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梁总的父亲,可是事实上别墅里并没有其他人,就连梁总在把我安顿好之后也没有要我,直接开车走人了,反倒弄得我摸不清套路。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没有任何人打扰我,连张局长都像消失了一样,更不用说我的老公Jacky,恐怕忙于应付无遮大会上三十多人背后的订单业务吧……

  每天有十几个保姆佣人伺候着我,虽然我已经无需吃喝人间的食物,但是这座别墅里厨师的手艺仍然让我有了大快朵颐的冲动,也多少消弭了一点床笫之欢的饥渴。

  正在我以为永远摆脱张局长的时候,一天晚上他出现在了我的床上,当然,以他现在的能力,这个别墅的保安是不可能发现他的。

  聊胜于无,我有些激动的容纳了他的鸡巴,一边娇喘一边问道:「怎么?现在,是不是该叫你部长了?」

  「哪有那么快,不过,梁老的承诺,不会食言。」他奋力耕耘着,显然也是被我的肉体馋得七荤八素了。

  「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寻求私会人家的刺激了?」我奋力迎凑着他的抽插,调笑着。

  「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给你点儿指点。」张局长说着握住我的乳房,大嘴咬住乳头一阵猛吸,我的虚精和他的虚精同时喷涌在床上。

  云收雨歇,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玩弄着他的鸡巴问道:「现在可以说说,指点我什么了吧?」

  「当然是指点你取悦梁老的办法,要知道,得到梁老的心,你以后什么都不用愁了。」

  「那敢情好,可是你舍得我么?」

  「哈哈,你拿下梁老,对我也有好处,何况,现在什么地方能挡得住我呢?」

  「坏人!那你说呀,怎么征服他?」

  于是张局长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向我描述了我即将服侍的这个老人的背景:不出所料,他是梁总的父亲,今年九十岁了,梁总是他最小的儿子。梁老一手创立了梁氏集团,这个名字看似普通的集团实际上是很多知名大企业的股东,而集团控股的实业也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领域,富可敌国这四个字放在他们身上丝毫不为过。当然,这些信息并不能告诉我如何服侍他老人家,张局长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我提起了兴趣。

  「梁老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搞过一段时间的地下工作。」张局长饶有兴致的说道。

  「所以他做过官?」

  「哈哈,很遗憾并没有。」张局长笑道:「他啊,后来被国民党抓起来了,据说没等严刑拷打,就只是吓唬吓唬就招了……」

  「哈哈,叛变啊?」

  「没错,只不过他被抓之后上级下级就都转移了,没造成什么影响,他放出来之后又主动捐了所有的家产,于是给开除出党了事了。然后他就一心放在生意上,才有了梁氏集团。」

  我音乐明白了一些张局长的题中之义。他接着又说到:「不过这件事对他一生都有了不小的影响,尤其在他有了梁总之后,开始疯狂的迷上了SM,而且是被虐的一方……」

  我心下了然,这是年轻的时候留下的阴影对他的性爱观念造成的影响。
  「他的SM倾向愈演愈烈,以至于他的夫人气不过直接跟他离了婚……」张局长顿了一顿,说道:「要说梁夫人也是一个商界的奇才,她离婚之后居然拿着梁老给的补偿金创立了一个不小的集团,虽说不如梁氏规模大,但是也非常有竞争力。离婚以后,梁老的SM爱好越来越明显,越老玩的越开,我们无遮大会开始几次的花魁都被他买去了,不过好像都不太能让他满意,于是后来他就不出手啦。」

  「所以,你希望我……」我笑着用大腿勾住他的鸡巴摩擦起来。

  「没错,你不是普通人,一定要借这个机会拿下梁老!」张局长捏着我的乳头说:「后天就是他九十大寿,我帮你给他准备了个礼物。」说着从床头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包裹。

  我打开一看,不禁笑出声来,里面装的是一身标准的国民党军官,哦不,是女军官的军服,以及一双性感的过膝高跟皮靴!

  「你这是要我玩儿死他啊?」我抖开衣服说道。

  「你可别把他玩儿死了,还要让他老人家尽兴,看你的本事咯。哈哈哈……」

  张局长又要了我两次之后心满意足的在窗台上飞身离开,留下我盯着那一身国民党女军官服呆愣愣的出神:「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老人?九十岁了还要玩SM?玩死了怎么办?」我哭笑不得的想,当然,我也明白张局长的用意:普通的女人即便床上功夫再好,也难保不把老头直接弄个马上风,只有我这种身负神通的人才能胜任这个「工作」。

  第二天,梁总终于「驾临」了别墅,久旷了的我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跟他大战了一整夜,把他的阳精吸了个涓滴不剩,末了用虚精给他补了阳气。梁总这人倒也懂得情调,居然十分重视云雨之后的温存,搂着我的身子又亲又摸,又许诺了许多好处,我吃吃的笑着,心里也有些感动,于是把张局长留下的衣服拿出来,假说是他遣人送来的。

  梁总看到衣服之后也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个老张,倒也是用心了,知道老爷子的爱好,难得难得。」他顿了一顿,又说:「他还坚决拒掉了我给他一个公司的股份的好处,看来是有意和我保持长久的往来了……」

  「真的假的?」我也有些吃惊,按照我对张局长的了解,他的贪得无厌在床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怎么会有放着白来的好处不拿的道理?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下去,这里面的事情本就不是我应该过问太多的。

  「他也算是个聪明人了,」梁总自信的说道:「跟我们梁氏搞好关系,能换来的又何止是眼前这点利益?」

  我笑吟吟的把一双玉乳贴在他的胳膊上摩擦着,娇声道:「那梁总也别忘了多照顾人家呀……」

  「那还用你说么,」梁总的大手在我的屁股上一拍,笑道:「你好好伺候老头子,自然有你享不尽的好处。不过可别把他弄死了……嗨,我多心了,你下面这个水儿,说不定让老爷子返老还童呢……」说着附身抓住我的玉茎狠狠吸了一口,接着猛地扑到我的身上。

  「哎呀梁总,倒是你不要命了……啊……轻点儿,冤家!」

  第二天早上,我和梁总一起从湿哒哒的床上起身,我裸身换上了国民党女军官的制服,上身没有穿胸罩,完全靠自己挺拔的双乳将军服撑得春光四溢,下身也没有穿内裤,直接套上了一条黑色的连体丝袜,又穿上过膝的高跟军靴,接着在镜子前认认真真的画了一个既妖艳又凌厉的妆容,用一根簪子把长发盘在脑后。

  梁总看了我收拾停当的样子,着实愣了好久,才赞叹道:「我平时最爱看谍战剧,你的样子简直就是谍战剧里最厉害的女特务!」

  我取笑道:「你还敢看谍战剧?不怕你家老爷子打你!」

  「他哪儿能知道呢?」梁总看着看着下身又腾的跳起来,拉着我就要求欢,我娇嗔着把他推倒在床上跳开:「真能搅和,把我好不容易弄好的妆蹭花了又得重画!」见他有些不快,又忙温言道:「别急在这一次嘛,把我留在你家你不是天天能享用么?」

  梁总于是强忍着性欲穿上衣服,叫来一个秘书低声嘱咐了一番,秘书毕恭毕敬的把我请上一辆豪车,上车前梁总把我搂在怀里琴了个嘴儿,说道:「这次辛苦了!」

  我一扭身挣脱了他的怀抱,钻进车里跟他来了个飞吻:「放心吧!」

  车子开到了一处隐秘的四合院老宅门口停了下来,跟车的秘书飞快的下车,带我从后门进去,在确认了四下无人的情况下把我安置在了这个两进的院子的后院房间里。一进房间,我几乎有一种穿越的感觉:这个不大的房间简直可以算得上一个微缩版的刑讯室,有绑着铁链子的刑架,也有老虎凳,更不用说什么皮鞭棍棒了,我捡起一根皮鞭甩了甩,才发现入手轻飘飘的,显然这些刑具也只是样子上过得去,总归不能把老头子真的弄死了。

  房间还有一个隔间,里面做成国民党军官办公室的摸样,有办公桌和配套的真皮沙发,我在椅子上坐下,立刻就有老妈子端来茶点小菜,毕恭毕敬的放在办公桌上,说了句:「姑娘需要等到天黑,老爷子吃了寿面就来……」就退下去了。

  我穷极无聊,一时又找不到什么打法时间的东西,忽然想起自己的足印还缺了一式没有参透,于是坐在椅子上默运元功,仔细考量着前八式的足印精要,几遍观想下来,我隐隐间已经似乎找到了参透最后一式的法门,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像一层没有捅破却怎么也捅不破的窗户纸,让我心痒难耐却毫无办法,足印的催情威力巨大,我几次三番引动的后果就是搞得自己香汗淋漓,下身也湿了一大滩,无奈之下只好散去功力睁开眼睛,才发现房间里已经被我的淫香熏透,普通人一进来恐怕就会当场射精。

  我站起身来看向窗外,已经入夜很久了,隐隐的听见正房的喧闹声渐渐散去,我知道我的任务这才将要开始。于是忙草草的收敛了一下心神,准备迎接梁老爷子另类的「宠幸」。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我听见声音转过身来,正好与进来的人迎面对上。面前的老人穿着一身笔挺的格纹西装,打着考究的领结,脚下是精致的英式皮鞋,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已经雪白得不见一丝黑发,但是身形却一点也不见佝偻,活脱脱是一位绅士华侨,说他有九十岁,我绝对不信,看样子也就七十左右的感觉。

  老人看见我的样子,原本慈祥和蔼的脸上渐渐流露出掺杂了惊恐、愤怒和不甘的表情,逐渐的狰狞了起来,这让我深信当年的经历带给他的影响已经深深的烙印进了他的灵魂。我知道sm的开头最能决定整个过程的成败,于是瞬间俏脸含怒,仿佛挂了一层严霜,手里的皮鞭「啪」的一声抽在办公桌上,接着怒喝道:「梁玉成!你认得我是谁吗!?」

  「赵梅!」梁老眼睛里喷出怒火:「你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这个狗特务!」
  「原来当年那个女人叫赵梅……」我心里了然,居然有一丝想笑,但急忙忍住了,接着不急不缓的走到他面前,用皮鞭抵住他的额头,笑道:「今天又~~落到我的手里,有什么感想啊?小~梁~同~志~?」

  我特意把「又」字和「小梁同志」拉长了声音,这一招果然奏效,只见梁老的一张脸憋得通红,恶狠狠的扑过来把我按在桌子上,喊道:「同志?谁跟你这个狗特务是同志!」

  我运起一丝功力把他不轻不重的推开,借机渡了一丝真气护住他的心脉防止他玩死自己,接着说道:「哟,怎么不是同志,我们国民党也是讲同志的呀。更何况,你帮我们抓了那么多的人,更是我们的同志了呀~」说着掩口娇笑起来。
  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可能是现实的情景跟当年太像,让他在幻梦和真实之间有些恍惚。他按住额头,摇了摇头,接着迷迷糊糊的说道:「那是当年了……现如今……我更加坚强了,我绝不会出卖其他人!」

  「呵呵呵……」我冷笑道:「出卖不出卖别人,恐怕不是你能说了算的!」说着粗暴的扯住他的领子一把把他摔在刑架上,厉声道:「进了我赵梅的刑讯室,还没有人能自己决定命运!」

  我的威慑显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不得不说这个梁玉成的意志力还真的是够不坚定的,恐惧一下子就占据了他全部的表情,他靠着刑架两腿打颤,结结巴巴的奋起最后的抵抗,说道:「你……有本事就一枪把我打死,好过我在这儿活受罪……」说着说着居然抱着头哭了起来!

  「孬种!」我气的几乎笑起来:「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今天就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然后冷笑着抡起皮鞭不轻不重的抽在他的胸前,他惨嚎起来,几乎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下手过重了,转念一想自己护住他心脉的真气应该足以让他熬过这种刺激,于是更加不堪他的软弱,反手又是一鞭子!

  梁老此时已经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双膝一软就要跪地求饶,我一下拉住他的领子,笑道:「怎么,这就要求饶?」

  梁老颤颤巍巍的刚要点头,我一个耳光打过去:「没用的东西!现在,我给你个当烈士的机会,你干不干?」

  当年出卖了组织是梁老永远的痛处,他心里无比希望自己能当一个硬气的汉子,最后在敌人的枪口下含笑九泉,听了我开出的条件他连连点头,在他期盼的目光里,我缓缓说出了今天的正题:「今天我不打算用刑,也不会逼你出卖组织,你只要乖乖的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事后我自然会给你一枪让你痛快的走!你干不干?」

  这便是sm的精髓,攻破对方的精神防线是第一步的重点。眼看着梁老低眉顺目的跪在我的脚下,都不需要我主动要求,我笑了起来,移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回头看他刚想站起来跟进去,又厉声道:「谁他妈让你站起来的?跪着爬进来!」

  「哎哎!」梁老双膝跪地,一步一步的爬进办公室,来到我的脚前。我坐在椅子上,伸出一只脚,冷冷的说道:「来,用舌头把我的鞋底舔干净!」

  梁老二话没说,捧起我穿着长靴的脚,伸出舌头就开始舔舐我的鞋底,舔完一只又主动换到另外一只继续舔,弄得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在他近似贪婪的舔舐中,我突然发现他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不会吧?这就有反应了?」于是喝到:「怎么回事?舔个鞋底还这么累么?热的话把衣服脱了!」

  老头迟疑了一下,还是一件一件的脱下了上身的全部衣物,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确实是一个九旬的老人了,整个上身几乎瘦的剩下皮包骨头,布满老年斑的皮肤松松垮垮的贴在为数不多的肌肉上,显得十分凄凉。

  「裤子!」我一皮鞭抽在他身边的地上。

  老人哆里哆嗦的把皮带解开,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我偷眼望去,发现内裤里的东西居然有些蠢蠢欲动,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

  我用鞋尖挑起老人的头,笑道:「来,帮我把靴子脱了。」老人刚刚伸手,我又是一鞭子:「用嘴!」老人点点头,下身分明跳了几跳,接着用牙齿咬住我的鞋子,我暗中配合著让他把两只靴子都退了下来。

  靴子退下来的瞬间,我双脚上的淫香一下子弥漫开来,配合著我之前在屋子里留下的淫香,最是催情夺魄,梁老的眼睛一下变得血红,嘴里嗬嗬有声,张开双臂就要抱住我的双腿,我一鞭子抽在他的肩膀上,怒道:「谁让你动手了?老东西!」

  梁老毕竟年迈,被我一下子抽倒在地,呻吟着爬起来老老实实的跪在我脚下。

  我笑眯眯的把一只脚递到他的脸旁,问道:「我的脚好不好?嗯?」

  「好!好得很!」梁老像一只狗一样贪婪的嗅着我的脚,附和道。

  「怎么个好法?你倒说说?」

  「这个……恩……可说是,香气馥郁,美不胜收!」

  「老东西!还挺会掉书袋!」我笑的甜美,接着说:「那本姑娘给你个奖励,用你的嘴帮我把脚洗干净!」

  梁老如获至宝地把我的一直脚捧在手里,我的脚底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手上不正常的潮热和颤抖,紧接着我的脚尖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脚趾上传来异物扫过的麻痒,让我的全身一下子热了起来!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会舔脚!我惊喜之下,居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咬住下唇轻轻的「嗯」了一声,天魔音传出!

  正在用舌尖隔着丝袜在我的脚趾间逡巡的老人听到我这一声不大不小的呻吟,突然抖了一下下体,接着我清晰的看到他灰白的内裤上显出一团水渍!

  我看在眼里,倒也明白以这样九十岁的老人来说,能射出精液本身已经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但是表面仍然冷若冰霜,又是轻轻的一鞭子扫在他的背上:「把内裤脱了!」

  梁老现在已经完全抛弃了矜持,顺从的几下脱掉了内裤,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根干瘪的鸡巴,周围的阴毛也几乎都已经白了,刚刚射过精的鸡巴显得更加没有生气,软趴趴的贴在一条腿上,连颜色都有些发灰……

  我一脸鄙夷的说道:「老东西,你下面那玩意儿也太没用了吧?舔个脚都能射精?」

  全身赤裸的老人并没有理会我的羞辱,继续忙不迭的捧起我的另一只脚开始品尝。

  「哦~」我不由自主的又是一声呻吟,被开发成明妃之体的我,加上足印加持,双脚已经变成了跟性器官一样敏感的所在,又在刚才一番冥想之后让敏感度成倍的蹿升,更不用说这一阵子久旷,双足根本没有得到什么爱抚,这老头子的一番舔弄无异于火上浇油,浴火几乎让我融化!

  眼看着梁老的鸡巴在射精之后毫无生机,浴火焚身的我已经想不了太多,运起神通让脚趾凝出一滴苏合香油,趁老人舔舐之际让他喝下。再偷眼望去,却失望的发现他的鸡巴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不甘心的我于是又凝出一滴……

  就这样,老人足足喝了有一酒杯的苏合香油,按理说换成一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恐怕现在连老虎都打的死了,可是老人的鸡巴也只是稍稍的颤了一颤,并没有丝毫重振雄风的迹象。

  我心里急的厉害,偏巧老人喝我脚上的香液喝的顺口,居然同时捧起我的两只脚开始进攻!我一阵气恼,又兼有内外夹攻的欲火,再也无法忍耐,一脚把他提到在地,娇笑着脱掉自己的连裤袜,甩在他的脸上:「老东西,别以为就舔我的脚就算了!给我躺下!」

  老人此时已经完全被我的双足迷住,像一条狗一样顺从的平躺在地上。我走到他的头顶的位置,玉手撩起自己的军装短裙,背对着他的脸,露出足以颠倒众生的玉臀,娇声道:「现在开始,你要舔的是本姑娘的屁眼!」说着一屁股坐在他的头上,让菊门正对着他的嘴。

  此时此刻,即便老人再怎么迷恋我的肉体,也无法忍受这种违背一般人认知的屈辱,他双手抓住我的屁股试图把我从他脸上推开,嘴里含糊的发出愤怒的吼叫!

  我轻轻抬起玉臀,低头说道:「怎么?不听话是不是?那我们就回到动刑的普通流程好了,本小姐还不想让你吃了豆腐呢!」

  或许是我之前的「武力威慑」过于逼真,梁老想了许久终于还是就范:「好,我舔!」

  随着我的浪笑,梁老的嘴和我的菊门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我从他紧紧攥着的拳头看得出他心底的愤怒和不甘,却在我菊门的香气中无法自拔,我扭动屁股让娇嫩圆润的玉臀泛起阵阵肉浪,拍打着他的脸颊,菊门时紧时松,在他的鼻子,眼睛和嘴巴上来回逡巡,却没有换来他舌尖的眷顾,心里更加焦躁,于是怒道:「老东西,为什么不舔?老娘的屁眼脏是不是?你这个老东西就只配给我舔屁眼!」说着回头一鞭子抽在他的大腿上,几乎扫到了他的鸡巴。

  梁老可能是害怕我一失手把他的鸡巴伤到,于是不情不愿的伸出舌头在我菊门的褶皱上扫了几下,饶是如此,我也几乎被这前前后后的各种刺激弄得几乎射出真精,更难免的是娇声颤颤,响彻整个房间,慌忙收敛心神防止自己不留神泄出真精,却再也忍不住让一股股如同花蜜般的淫液流出菊门,涂得梁老满头满脸都是。

  我偷眼望去,只见梁老胯下软趴趴的肉棒抖了几抖,似乎恢复了一些生气,却又转瞬即逝。我本以为自己能不负所托,可以让老头子达成重振雄风的愿望跟我春宵一度,转眼间又变成了泡影。本来屁股里流出的淫液更能催情夺魄,可偏巧这老头似乎真的被我「折磨」得入了戏,在我的屁股下面只是一个劲儿的怒吼,再也不愿意舔掉我分泌出的一滴体液。

  一时间我又急又怒,又怕真的折磨得过了头把他闷死了,于是心里一横,想也不想的一把撕开自己的军装短裙,一根羊脂白玉般的肉棒跳跃在空气中:「没办法了,出绝招吧!」接着站起身一脚踢在老头子的屁股上,对着尚在不停喘着粗气的他怒冲冲的说道:「老家伙,还不听话是不是!睁眼睛!」

  梁老刚刚脱离压迫,兀自被我的淫液蒙得睁不开眼睛,抚着胸口怒道:「你这条毒蛇!你趁早给我个痛快,也免得让我受你的折辱!」

  「毒蛇?」我听了哈哈哈大笑:「好一个毒蛇啊!你这话说得倒也贴切!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真正的毒蛇吧!哈哈哈哈哈……」

  老人不解的睁开眼睛,只见一双绝美的玉腿跨在他自己的头两侧,皮肤如同凝脂一般,曲线简直比当世最美的雕塑更加优美动人,再向上看去,一根通体雪白的肉棒赫然映入眼帘!「天啊……」老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这根肉棒在我绝美的身体的映衬下,是那样格格不入却又显出诡异的和谐,简直是天魔才可能有的样子!梁老一下子陷入了沉思,竟然足足过了五分钟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我看了好笑,伸手一鞭子抽在他的身上:「老东西!看他妈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美的人妖是不是?」说出「人妖」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里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一根针刺进了自己的心,可这两个字又毫无辩驳的余地,只有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

  疼痛把梁老从惊诧中强行拉回现实,他似乎找到了一些反击我的自信,看着我的肉棒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在特务里招蜂引蝶,艳压群芳的赵梅,居然他妈的是个人妖!」

  「混账!」我不知为何动了真气,一鞭子抽下去老人皮开肉绽:「人妖也是能把你羞辱折磨到死的人妖!今天就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说着坐在椅子上,一把扯住老人的头发把他拉到我的脚边:「来!给老娘舔舔鸡巴!」

  「你他妈的休想!」梁老气的浑身颤抖,几乎晕倒过去:「士可杀不可辱!你今天不给我个痛快,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我冷笑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好好闻闻,这可是真枪,有枪油味儿的,是不是?」我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老头的眉间,接着说道:「你拿什么跟我同归于尽?倒是我啊,随随便便就能一枪崩了你,你到底听不听话?」

  似乎类似的情节真的在梁老年轻的时候发生过,我的这把没有子弹的真枪确实让他看到了生命的尽头。最终,恐惧再次战胜了一切,老人颤巍巍的膝行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冰凉的手握住了我的鸡巴,笨拙的含住了我的龟头!

  「嗯~」我美目紧闭,娇吟了一声,知道机会来了,只要我把真精交给他一滴,就足以让他重振雄风!在行动前,我玩心大起,调笑道:「嗬嗬……小梁同志,你还真上道儿啊,我看你长得也不错,不如跟着我,我也把你改成人妖……然后勾引你们的人……哈哈哈~」

  我嘴里说着,正要闭目运功散出一滴真精的时候,猛然间感到自己的双肩被铁钳一般的双手牢牢抓住!我惊讶的睁开眼睛,发现梁老的正瞪着一双赤红的双眼向我恶狠狠的压过来,他的胯下,是一根坚挺粗壮的鸡巴!

  「等等,怎么会?还没有……啊!」我正在思考其中的原由,自己却被老头子一把抱离了椅子,扔在办公桌上,接着铁钳一样的双手控制住了我的双腿,把它们死死的压在我的胸部,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梁老滚烫的龟头已经抵达了我的菊门!

  「臭婊子!」老头子活像一头狂怒的狮子,吼道:「今天我就把你活活操死!替死去的人报仇!看我的厉害!」

  「不要!梁老你这样会……啊!!!!」我挣扎着想要制止他已经来不及了,鸡巴应声排闼而入,他花白的阴毛瞬间就贴住了我的玉臀!

  「嗯~啊啊啊啊~」我的虚精奔涌而出,打湿了我们俩的胸口,心里却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一定是我的轮番刺激和羞辱,让老人激发出了最心底的反抗意识,从而带动着自己的身体迸发出了惊人的生命力!可以说,梁老这么多年困于心魔,而当他战胜心魔的时候,带来的是他男性能力的大爆发!

  在我出神的时间里,梁老已经马不停蹄的奋力抽插了几十次,而埋在我体内的鸡巴的热度丝毫不减,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受他的情绪感染,再也无法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换了媚眼如丝的姿态连连求饶:「哎哟,梁老~您饶了人家吧,您再操我就死了呢~」

  「臭反动派,今天就是要操死你,把你这个臭人妖的屁眼操烂!我要报仇!」

  「报什么仇啊?人家也是奉命行事~」我这话倒也算是真话:「好爷爷,好老公~您就饶了我吧,您看呀~」我一边迎合著他的抽插一边解开自己的上衣,一双毫无束缚的大奶子跳了出来:「好爷爷,你看看奴家的奶子好不好看,快来吸一口尝尝呀~」

  梁老对我的谄媚似乎并不感冒:「急什么,臭人妖,等我把你操死之后我慢慢尝你的骚奶子!」说着腰上一沉,次次深入花心,哪里像是一个九十岁的老人?

  我被他操得连连浪叫,心里却动了不服输的念头,喘了一口气娇笑道:「梁同志,你太厉害了,哎哟哎哟,慢点儿,死鬼!你把我操服了,我投降,投降还不行吗?我以后跟着你们走还不行吗?哎呀哎呀,要来了~」嘴上求饶,玉门却运起缠字决,一下一下轻柔的绞动着他的鸡巴。

  「跟我们走?放屁!我们从来不收淫荡的人妖!」梁老嘴上得意,下身却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他心里知道不妙,却无法像年轻人一样对自己身体有那么强的控制力,几乎就是一瞬间,我感到一股热流像子弹一样打进我的体内,我忙运功吸收了这老人宝贵的生命力。

  我正要开口赞叹他的老当益壮,却只见梁老突然双目翻白,脸色蜡黄,浑身颤抖不止,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失态的惊叫了一声,老人应声直挺挺的趴在了我赤裸的胸口!

  马上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